中规中矩,不好不坏

关于

【白夜追凶/双关】大事不妙

#双关少年向
#突发性小甜饼

[1]
      关宏宇在十几岁的光景上就开始鼓捣买卖盗版碟的事儿。
      这事当然不敢让他哥知道,也赶巧高考过后他俩正置着不知道什么气,互不搭理,关宏宇在街面儿上跟狐朋狗友逛荡了整一个暑假,关宏峰只当他野得不着家。
      其实说不着家还是着的,晚上到饭点了他就回来了,闷头刨饭。吃过饭歪沙发上看电视跟爸妈唠两句,转头又窝进房间里。
      反正不跟他哥搭半句话。

[2]
      家里头地儿也不大,他们俩兄弟打小住一间房,上高中以后隔出来一个小间做书房,主要是关宏峰在用。上学期间大部分时候关宏宇在里面都坐不住五分钟,这五分钟里还得是盯着他哥才显得稍能容忍,五分钟后耐性告罄,他就转头出去靠在房间窗台那儿抽烟。
      抽烟的时候闲着没事,还顺手翻着看一看小姑娘给写的情书——都压在阳台那盆仙人掌下面,攒了得有小一摞。
      有给他的,也有给他哥的,后者当然全被他一并回绝了。
      关宏峰对这些东西向来不上心,有回做完功课出来见着他翻看,问他怎么都留着。
      “哥,这可都是一片芳心一片美意啊,”他存了逗乐的心思,专把给他哥的那几封捡出来往前一递,冲着他哥眨眼,“到老来还能给您做点青春回忆不是。”
      关宏峰也没接,眼皮一掀瞅他一眼,那一眼里也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意思:“青春回忆,你留着吧。”
      老实说他很乐意帮他哥保管,他都没好意思说其实他来回看的也就给关宏峰那几封,想看看在那些暗恋他哥的小姑娘心中,他哥到底是个什么光辉形象。
      不得不说能看上他哥还有勇气递情书的姑娘,文笔措辞都还不错,吹得他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关宏峰亲弟了。
      他倒是谈过了好几个女朋友,而他哥可能发展的早恋大概全给截获在那几封情书里了。但这是他哥,关宏宇心里想,他哥想不想谈恋爱,他还能不清楚吗。
      于是一边看一边在心里酸溜溜的乐,你们哪儿知道啊,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我哥,我最知道他的好。

[3]
      到这个高考后的暑假,他不必再每天装模作样坐书房里耗上那五分钟的耐性,也不必天天靠在窗台咬着烟嘴儿读别人写给关宏峰的情书。
      关宏峰也不再理他了。
      其实他俩互不搭理的原因很简单。高考前他哥摁着他复习他没听话,考出来成绩当然也很不怎么样,出成绩那天正遇上他在外边儿跟人干了架回来,挂了彩还窝一肚子火,关宏峰本来心情也就不怎么好,一见他那样就说了他几句。
      搁平时他哥这样的教训他早嬉皮笑脸对付过去了,可那天就不知道哪儿窜上来的邪火,他知道他跟关宏峰肯定是考不着一块儿去了,以后别说要截住给关宏峰的情书,说不准见面都难。
      按说怎么算也怪不到关宏峰头上去,可他当时就扎扎实实跟他哥吵了一架,最后撂了脸子,狠狠摔下一句“你就是瞧不上我。”转头就走。

      然后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冷战。

[4]
      即便高考已经过去了,不需要关宏峰天天埋头苦读,他还是整天扎在小书房里,而关宏宇没再进去过半步。
      他们俩总是不太一样的。关宏峰是严谨体面的好学生,关宏宇是在街面儿上撒野的混子,哪怕回到一个房间里,关宏峰也是待在书房,而他照旧靠着窗台抽烟,只是不再翻仙人掌下面那沓情书。
      而他们却又有些地方太相似,譬如说倔强,傲气,绝不低头,连冷战也很熟练,心照不宣忽视对方的存在。
      做了十几年兄弟,没少有过矛盾和冷战,可没哪一次来的这么莫名其妙且漫长无比。
      关宏宇想,自己是应该道歉的,那通脾气发的实在很没有道理,尤其是对着他哥,他哥这样的人,怎么能被人拿来撒气。可这样一想,他又梗着脖子较劲起来,别人撒气当然是不行,可他哥是惯着他的。
      也许关宏峰也跟他较着劲,谁都没先服软,就这样硬生生耗到了假期的尾声。
      家里当时已经定了送他去武警部队受训,但关宏峰开学比他去部队还早几天。走之前那天晚上关宏峰也没再扎在书房不出来了,爸妈忙忙碌碌给他收拾着该带的东西,他自己就闷头窝在房间里打包衣物。

[5]
      关宏宇也待在房间里,看着他一声不吭收拾,有点坐不住了,他哥要走了,他硬气不下去了。他站起来向关宏峰那边走了两步,又停住,犹豫不决的,最后转进卫生间里。
      他站在镜子面前发了两分钟呆,又抽了一根红塔山。然后对着镜子里那张和关宏峰一模一样的脸,学着以前他哥心情好时笑起来的样子,勉勉强强也笑了一下。
      别说,还真有点像。他恍了下神,接着低下头接一捧凉水泼脸上,心里暗骂。
      关宏宇,你是不是有病。
      好了,他承认了,两个月的冷战是他的极限,他想他哥以前严肃下面藏着柔软的样子想得心里发慌。想他哥对他笑一下,想他哥能和他说句软话。
      他这样想着,莫名其妙紧张得手心冒汗,还要尽量做出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走出卫生间,路过他哥身边像不经意提了一句:“我和虎子他们,暑假做了点小生意赚了点钱,我去部队也不太用得上,你去读大学用钱的地肯定比我多,要不干脆给你吧。”
      说着他就从兜里摸出他倒卖了一个暑假盗版碟的成果,二话不说蹲下来塞他哥行李箱的夹层里,生怕关宏峰反应过来了问他做的什么生意。
      关宏峰却只是抬眼看了他一下,也没有要拒绝或盘问的意思,关宏宇向来对他哥的眼神心思都门儿清,瞅这意思是软和了,当即腻过去抱着他哥蹭:“哥,你不生我气了吧。”
      “我什么时候生你气了,”关宏峰给他晃得干脆俩人一块儿坐地上了,倒是坦然,“不是你在跟我置气吗。”
      “我…”关宏宇揉了揉鼻子,没好意思说自个儿还等着他哥惯着他。
      “我不会瞧不上你。”关宏峰伸手揉了把他头发,忽然语气认真地说了一句,“我是你哥,我不会。”
      刚还在想他哥没再惯着他了的关宏宇心里一软,给这句话搞得鼻酸,回转身用力把他弱鸡了一个等级的亲哥抱了满怀。
      “哥诶,您可真是我亲哥。”

[6]
      第二天送走亲哥的关宏宇还是郁闷得不行,即便再三强调了要他哥写信,要联系,要等他休假了去看他,送走了人心里仍旧空落落的。
      回了家满怀愁绪地往他哥前晚上才睡过的铺上一扑,就给枕头下面什么东西硌了下。摸出来一看,厚厚一个信封。
      里面是一沓钞票,和他哥写的信。
      他第一反应是他哥把他给的钱还回来了,一看信才明白过来,那是关宏峰替一家出版社做了一暑假的校对的酬劳。
      怪说呢,放假还天天窝书房里。他嘟嘟囔囔继续看下去,信应该是早就写好了的,大概是怕自己开学后弟弟还没消气,先是一通安抚的话顺了半天他的毛,又琐琐碎碎交待了好些他去部队生活要注意的事。看得关宏宇直乐,平时怎么没发觉他哥能这么婆妈。
      傻乐了半天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冲到卫生间里洗脸。
      丢人玩意儿,哭什么这是。
      狠狠擦了把脸,他跟镜子里面的自己对视半天,好像有点儿想笑出来,最后垂下眼帘叹口气。

      “大事不妙啊我说。”

—Fin.—

想写弟弟刚发现自己喜欢大关的时候。

拍脑袋一发写完,写完睡觉,欢迎捉虫zzz

评论(13)
热度(246)

© 向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