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规中矩,不好不坏

关于

【白夜追凶/双关】迷迭香

#双关十年前的故事.

[1]

晚上八点。

关宏宇坐在酒吧一角的圆台上,一脚踩着高脚转椅的底盘,另一条腿懒懒散散支棱着,低头抱着吉他调了下弦,扫出一溜音符来。

迷迭香。

在酒吧认识了没一个星期的小姑娘央着他唱的,他自己喜欢摇滚,不太听这种调子黏黏糊糊的歌,也不太爱唱。不过把妹嘛,也无所谓,唱呗。

他伸手掰正立麦的位置,挑着眉对那姑娘笑了笑,开嗓:

“你的嘴角,微微上翘,性感得无可救药。”

[2]

关宏峰进了酒吧,坐在靠门边的位置,点了一杯苏打水。他是刚刚下了班过来的,难得早下班,换了便服,来接关宏宇。

关宏宇唱歌挺不错,中学时候玩儿过乐队,后来也一直没搁着,并且凭着人际关系的优势,混成了熟人酒吧的半个驻唱。他们老娘担心他这不是个正经工作,特意叮嘱关宏峰不要放任他在外边儿浪太晚。

这个关宏峰也不是很管得着,二十来岁快奔三的人了总有自己的分寸,他只偶尔在下班早的时候来等一等关宏宇,要是对方乐意就一块儿回去。

大部分时候关宏宇都是乐意的,可是今天就说不准了。

[3]

他看见了关宏峰。

准确来说他一直注意着酒吧门口的动静,直到他哥的出现。关宏峰今天穿了件灰绿的衬衫,底衫和长裤都是黑色,手腕上套着他强行给搭上的护腕。

真好看。关宏宇在心里头嘚嘚瑟瑟夸自己似得夸他亲哥,你说怎么快三十了还能像个二十刚出头的样子,来酒吧也不喝酒,安安静静坐那儿,活像是个学生走错了地儿。

不被亲哥瞪的时候就感受不到严厉,只觉得连他垂眼喝水的样子都很乖。

“想象不到,如此心跳。”关宏宇莫名觉得嗓子眼儿有点发干,滚落出一句调子缠绵悱恻的真心话来。

“你的一切,都,想要。”

[4]

爵士乐曲风下一节就轻快了起来,他轻轻用脚打着拍子,对上他哥望过来的一个眼神。

“软性的饮料,上升的气泡。我将对你的喜好,一瓶装全喝掉。”

酒吧里光线晦暗,男男女女在慵懒暧昧的曲调里交换同样暧昧的眼神和亲吻。关宏峰置身事外得有点冷眼旁观,同卵双胞胎哪儿都一样,声音也不例外,但是关宏宇这小子烟抽多了,调子里带着点儿哑。

客观地评价自己弟弟唱的这首歌——尾音拖曳,确实沙哑得性感。

“这里最不缺就是热闹,你煽情,给拥抱。”
关宏宇肆无忌惮拖慢了拍子,含着绵长的颤音,盯着他哥看回去,眼神却在迷离的光影里显出些凶狠露骨的渴望来。

他不确定关宏峰有没有在这个眼神交接里明白什么,只看见这人匆匆移开了视线,耳根好像有点红。

不过光线挺差的,看错了也说不定。

“烛火在燃烧,有某种情调。眼神失焦了几秒,关于你的舞蹈。”

“你随风飘扬的笑,有迷迭香的味道。
语带薄荷味的撒娇,对我发出恋爱的讯号。”

[5]

“爱的甜味蔓延发酵,暧昧,来的,刚好。”

关宏宇唱完最后一句,放下吉他向他哥那边走。中途停了停,在吧台上顺了杯格兰菲迪——这小情歌怪腻歪的,顺口气再去跟他哥说话。搁下酒杯的时候跟酒保打了声招呼:“诶,我打了电话叫小赵过来接场子,今儿先回了啊,帮我跟老板娘说一声。”

“宇哥。”那个姑娘也迎了过来,红唇叼着一支细巧的女烟,他接过来吸了一口,嘿,薄荷爆珠。

还真是薄荷味儿。他心里乐了下,偏头避开贴上来的那个吻,顺势来了个充满纯洁友情的拥抱,附送一句回见了您哪。

他不是很乐意当着他哥的面乱搞男女关系,即便他哥不怎么在乎。

“哥诶,”关宏宇穿过一群狂蜂浪蝶,颠儿颠儿地凑他哥跟前去笑出一口小白牙,“走,咱回家。”

“一起回吗。”关宏峰迟疑了一下,望了眼他身后,“我以为你交女朋友了。”

“哪有这回事。”他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拉着他哥就往门外走。
他哥还在后面给他举证:“你不是都给人练了歌。”
一出门给夜风吹了满面,他眯缝了眼转头看身后牵着的人,抬杠:“怎么就非得是给她练的了,给你唱的不成啊?”
关宏峰瞪他一眼:“你少给我没正经的。”

“得怎么算正经?”他也难得没怂,继续逗他哥的乐子,“像这样,咳咳,关宏峰同志,你表弟关宏宇同志他啊——”

“嗯?”

关宏峰随口接这一句,眼前这人突然就笑开来,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像开了个绝妙的玩笑,他说——

“喜欢你呗。”

—Fin.—

双关生日快乐!!

听刘瑞琦迷迭香降调版突发的小甜饼,其实这首歌不太适合哥哥,就让表弟用来瞎撩吧。

写到后面手感不太顺了,多多包涵,欢迎捉虫。

评论(3)
热度(45)

© 向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