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规中矩,不好不坏

关于

【周翔】三人行(一)

这个题目很3p的东西其实是真·#周翔#orz #江翔#粮少嘛,带一点点(?)江翔玩w ooc又黑又苏的江波涛大大!


00.

    荣耀职业联盟第十六赛季,现任轮回战队队长孙翔,正式宣布退役。

    电视里播报这条新闻时周泽楷正给自己泡了杯茶,转过头看见画面正好切换到了新闻发布会现场。

    镜头里的孙翔简单地发表了自己的退役声明,早已不是少年的眉眼却仍旧隐约藏着少年一般的锋芒锐气。他低头抿了一口茶,发现还有些烫口,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最近联系人,江波涛。

    江波涛打电话来问队长你回国了吗,周末战队聚会来不来?

    其实说是战队聚会也只是懒得改口,吕泊远、方明华、杜明、吴启,大家都早已退役,在别处继续着各自不再以比赛为重心的生活。

    来。他简短地回答,沉默了一下,又问,孙翔呢?

    他当然要来,就是为了他啊。江波涛在那头笑了下,他可是我们这群人里,最后一个离开职业圈的了。

    通话很短,泡茶的水还没有烧开,他茫然地握着手机,仰面靠在沙发上闭了闭眼。


01.

    周泽楷退役的第二年,就和孙翔分手了。

    退役以后他在国外读书,那天为了准备接下来的考试复习到凌晨两点才睡下。不到四点又忽然惊醒,睁着眼躺了半天没睡着,抓起手机看国内时间正是平日训练完休息的时候,打电话过去给孙翔,接通后两边都是长久的沉默。

    最后孙翔说了句分手吧,他嗯了一声,那边就挂断了。

    他们之间出了问题,他一直知道,却不清楚。

    连分开都只是在深夜里一段不超过五个字的对白,不明不白的草率近乎于敷衍,像一个梦境毫无逻辑的模糊片段。他闭上眼睛睡到被闹钟吵醒,起床后收拾洗漱,像每一个熬夜复习后醒来的早晨,那次考试顺利通过了,那个号码也再没有拨通过。

    说实话那一年里周泽楷并没有什么“被分手”的实感。每天该上课上课该休息休息,课业安排得很紧张,只是少了偶尔一通时间不长的电话,令人好像察觉不到有什么影响。在无数次想念起这个人的某个瞬间,都还会错觉能够在回国后的机场得到他的拥抱和亲吻。

    直到后来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的时候,才想起那果然只是错觉罢了。


02.

    聚会地点是离俱乐部不远的一家ktv。地方不算陌生,周泽楷因为堵车到的有点晚,匆匆找到包厢门口,正待推门却又停住了手。

    刚从卫生间回来的孙翔站在离他不到两米的位置,视线来不及错开就撞在一起,两个人都愣在原地,于是气氛微妙地有些凝固,带着僵持的意味。

    像是电影里的情节,主人公与久别重逢的故人,猝不及防的遇见,恰到好处的回忆,煽情的音乐和慢放到漫长的对视,一切的其他人和事都模糊虚化成了留白的背景。

    然而事实上是孙翔身后紧接着跟上来了江波涛,问小翔怎么还不进去?

    所谓“其他人”,轻而易举地突破了背景布走到了银幕前,取代了原本的人物剧情。气氛在江波涛站到孙翔身边的一瞬间松动,孙翔移开眼看着门把手,江波涛也看见了他,招呼了一声说小周来了啊。

    他视线滑过两个站在一起的人,点了点头,推门进去了。


03.

    退役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但也没必要为了这个就搞得氛围沉重。

    此刻ktv里正由杜明牵头热烈欢迎二翔入伙退役人员队伍,为表纪念必须喝两杯。吴启表示两杯怎么够呢两瓶才有诚意,吕泊远在旁边幽幽地来了一句你们恨不得再整两箱是吧?

    十杯以下必倒基本上是职业圈的铁律,很多人退役后还是保持着不沾酒精的习惯。吴启和杜明虽然退役两年,但显然他们自己的酒量也海不到哪儿去,不过总还是比孙翔高那么一点儿。

    而且江副队曾经不小心含蓄地透露了,孙翔喝醉以后,呃,很可爱。

    可爱啊,这个飘忽的形容词用在永远在炸毛的孙翔身上还真是……莫名带感。杜明吴启吕泊远都对自己的脑补表示了神往。嗯这种事情必须要见识一下,方明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敲定了,要抓住这次良机。

    显然他们都没有理解到江波涛这个形容词用意的精髓。

    但这并不妨碍一群人起哄架秧子要灌孙翔酒。

    孙翔本来一开始没有察觉这群人的阴谋,很放得开地喝了两杯,随即被群众敬酒的热情惊吓了,然后奋起反抗了。

    ——我靠!我是boss吗你们还轮流刷?!

    ——卧槽老子不喝了!!说不喝就不喝!!!

    ——江波涛!!!你快过来治住这群刁民!!!!


04.

    江波涛在被孙翔召唤之前,一直坐在一边和周泽楷聊天。

    和周泽楷聊天还不会冷场这种高难度任务,放眼全联盟也没有几个人接得下。而天赋技能就是善于沟通的江波涛正好是少数接得下的几个人之一。

    只不过今天连江波涛都有些力不从心,周泽楷说的话比以前还少,大多数时候都是江波涛问一两句,周泽楷回一两个字,并且显然是在走神。

    而他没有太在意。周泽楷虽然不太会和人交流,但也不是会在和别人说话时有意怠慢的人。这样的心不在焉,是因为有更加在意的事情吧。

    谁还没有个私心呢。江波涛喝了口酒,微笑着向跟其他人闹成一团的孙翔那边看了一眼,又继续给周泽楷抛出下一个话题。

    直到孙翔忍无可忍吼那一声江波涛把两人的注意力都正大光明地吸引过去时,周泽楷刚用嗯结束了上一个关于联盟的话题。

    江波涛起身正准备过去,忽然用一种轻松得好像随口一提的语气说,哦,对了,队长你还不知道吧——

    孙翔正在和我交往。

    他眼里带着一点微末的笑意,温温和和的,像是胜券在握,又或如愿以偿。


05.

    由于所有人都在可着孙翔闹腾,之前点的歌反倒没人唱,就开着原唱当bgm放过去了。

    ……

    尽量表现着 像不在意的

    频繁暴露了自欺欺人者 越掩饰越深刻

    你说 我说 听说 忍着言不由衷的段落

    我反正决定自己难过


    我想摸你的头发 只是简单的试探啊

    我想给你个拥抱 像以前一样可以吗

    ……

    我忍不住从背后抱了一下 尺度掌握在不能说想你啊

    ……

    你能给我只左手 牵你到马路那头吗

    我会像以前一样 看着来往的车子啊

    我们的距离在眉间皱了下 迅速还原成路人的样子啊

    …

    周泽楷被房间里光怪陆离的灯光晃得有点头疼。但其实灯都不大亮,也说不上晃眼。

    他只是在江波涛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感到了混乱,不是说之前没有察觉什么,预兆与现实不谋而合,可在没有人捅破那一层窗户纸前,就是想装作视而不见。

    看不见,就不认。幼稚的想法。

    像所有堆砌起来摇摇欲坠的思念和感情都在这一刻轰然倒塌,漫长的扼喉后迎来最后的窒息。


06.

    江波涛以孙翔什么都没吃这么灌酒太伤胃为由,亲自上阵帮他挡下了几杯酒。退役以后进入联盟管理层的江波涛酒量突飞猛进,又岂是他们几人拿得下的,吕泊远吴启几个意思意思了两杯,就含恨收手。

    方明华痛心疾首地表示,早知道有副队在这次肯定成不了。杜明附议,说副队你简直护短到没有下限,秀分快懂不懂?

    孙翔怒踹他一脚,废话那么多,竞技场来战啊!

    吴启默默插一句,得了,你放过他吧,他昨天刚被他女神虐了千百遍,心理阴影面积大着呢。

    吕泊远一脸复杂地拍了拍杜明的肩膀,小明啊,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m的潜质?

    杜明∶……

    深感革命统一战线已经瓦解的杜明果断去寻求强援,转头就嚎,队长啊——队长你来教育一下他们!简直没有队友爱了这还能不能好了!

    然而强援一点也不给面子,一副刚从发呆中回过神的样子,不知道刚才在想些什么,看上去有点茫然有点阴郁有点……难过?

    搞笑吧!吴启觉得被自己的认知雷到了,默认自己眼瞎看错了,然后抓紧机会强力嘲讽,别嚎了啊小明,你以为你是二翔啊。

TBC.

凑字数乱入了绅士的歌词w

诶怎么办我觉得这么写下去真的好可能3p……

评论(13)
热度(61)

© 向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