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规中矩,不好不坏

关于

【喻王】结婚(二)

03.

    王杰希发出那条短信两分钟以后收到了回复。

    喻文州∶“谢谢^^”

    他没有打算去婚礼现场,发那条短信只像例行公事一样无关紧要的客气。都不是小孩子了,也没什么谁比谁更不在乎的计较。

    大概喻文州是真的不在乎,他想,所以他也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个人看起来总是很温和,好像任何情绪于他而言都不必大动干戈。他垂一下眼,等抬起来的时候再看就什么也没有了。

    王杰希靠在沙发上有些出神地想起喻文州每次垂眼的神情,从记忆深处翻检出来,最后一个片段是他抬眼看过来,笑了笑说∶

    “好啊,那就分手吧。”

    他们分开的时候像那些在对方身上耗尽了耐心和脾气的情侣,用一句话就仿佛解脱一般平静地分手,结束掉所有关于相爱的情节。

    各自退回原先的位置,继续着没有对方的平淡的生活。

    没有人刻意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但看起来确实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那天他回家以后在没有开灯的客厅里坐了很久。像每一次比赛结束后一样,冷静清醒地复盘整理这些年他们的所谓爱情。

    其实他们之前也分过一次手。

    第六赛季开头喻文州说他俩试试,王杰希同意了,一直试到喻文州那赛季夏休期住进他家里。假期快结束的时候,喻文州定了机票回g市,要走的那天早上他起晚了,穿着睡衣走到卧室门口,看见喻文州已经提着行李箱准备出门了。

    喻文州看了眼时间,说你还可以再睡一会儿。然后又笑了一下,或者你可以给我一个告别——

    你试完了吗?他说。

    这句话出现得有点突兀,像是电影看到最入戏的地方忽然插了个硬广,于是电影里泪如雨下的主人公也忽然变得面目僵硬起来,心里剩下一点有什么败露了的空洞和难堪。

    电影看到这个时候就该起身离开了,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

    王杰希问完这句话没有等他的回应,继续说,我觉得我可能不太适合谈恋爱。

    喻文州垂眼按了几下手机看航班提醒,再抬眼说我得走了,再见。谢谢你,我试完了。

    很久以后的王杰希琢磨起喻文州最后这两句话,发现其实很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混乱,只是他态度从容,以至于让人相信了他真的就是泰然平静的。

    没有谁再提那个告别吻。真是无可指摘的心照不宣。

    这么想来他们两次分手似乎都是由王杰希提议,喻文州无异议,于是一拍即合,一拍两散。

    平和到冷淡。

    第七赛季微草夺冠,他在去机场的路上发现自己好像感冒了。当晚回到b市庆祝的时候大家都喝了点酒,他喝得最少,就一点点,但也够他原本就有些发烧的脑袋更加昏沉。

    他回了自己家,找出点退烧药吃了,仰头便栽倒在床上不想动弹。退烧药具有很强大的安眠作用,他很快从昏昏沉沉进入到昏昏欲睡的状态,最后的一点力气和理智清明都用来接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是喻文州,说恭喜他们夺冠,道贺晚了一点,不要介意。

    他当时实在是不大清醒了,在这边点了点头就等那边说下一句话,也没想人家根本看不见。喻文州半天等不到他出声,觉得不太对,低声喊他的名字,王杰希?

    本来他脑子有点断片儿,不知道怎么就被这一声喊得接上了,可惜接得比较扭曲,他怔怔地盯着黑黢黢的天花板,说,喻文州。

    嗯。

    我有点儿想你。

    喻文州没说话,两个呼吸的起落以后电话挂断,王杰希勉力维系的最后一丝丝清明彻底断片儿,茫然而坦然地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自己舒舒服服换了睡衣窝在被子里,喻文州坐在卧室的小沙发上端了杯茶,闲闲地翻上次在他这儿看到一半的书。

    这个上次大概得追溯到一年前。

    王杰希对于卧室里有个喻文州这件事适应了一整个夏休期,所以这个时候异常的平心静气,翻过身准备继续睡。

    然后他坐起身来,大小眼露出不对称的惊愕,你怎么来了?

    你打电话说想我。喻文州放下书走过来贴他的额头,半垂着眼看他。刚好我也想你了。

TBC.

套路!这都是套路!不分手不喻王和发烧喝醉必有后续的套路!感觉这篇质量数量都很堪忧……

很抱歉高三狗写的时间太少,更得慢orz 看文的妹子请多担待 下一更可能是在高考后也说不定……果咩!

评论(8)
热度(25)

© 向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