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规中矩,不好不坏

关于

【喻王】结婚(三)

【喻王】结婚(一)
【喻王】结婚(二)

<<高考完装死几天爬回来填坑
<<本来想切回喻总婚礼,然后发现果然还是想多写一会儿甜
<<大眼真的so难把握,写每一个字都觉得是在ooc或者奔向ooc的路上

04.
  喻文州说他不发烧了,不过得再吃一次药。
  王杰希还沉浸在这个疑似快进的剧情跨度里没出来,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睡过去之前好像是接了喻文州的电话,也想起来自己好像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也会这么直白的表达想念。
  一整个赛季下来他和喻文州的交集屈指可数。全明星赛上从头到尾就只点头打了个招呼,离得最近的时候还是比赛前的握手,说的话算下来不超过十句,其中三句还是在选手群里关于战术的意见交换。
  拥有过最亲密的距离,疏离就锋利得像一把刀,雪亮的刀光一面映着他,一面映着喻文州的笑,把界限割得分外明晰。
  这对于王杰希来说应该很好,这样的距离疏离的那么安全,离得过近的感觉才会让他觉得陌生而焦灼。但这种焦灼到底也习惯下来了,忽然又没有了,他深夜醒来看着天花板,想起喻文州,安慰自己,总归还是会慢慢习惯的。
  如果不是那通电话,也许哪天他就习惯了。
  喻文州端了杯温水递给他,忽然问了一句,你昨天晚上在电话里,不是发烧说的胡话吧?
  他盯着王杰希,心脏大师的眼睛看起来很深,就是看不懂他在想什么的那种深。可是王杰希愣是觉得喻文州这次一点心脏都没有,直白的就差拿个文字泡顶头上了。
  他要说是,那之前什么都是白瞎,这事就当误会翻篇儿,随便找个理由在明面上大家心知肚明地糊弄过去;他要说不是,喻文州能立马忘了他们俩分手大半年这事儿,无原则无矜持自动进入夏休期居家必备好男友的身份。
  他想说喻文州这么自欺欺人的事你也干得出来,分都分了为一句话你何必呢。
  最后他只是接过那杯水说,不是。
  大概是重新习惯实在太煎熬,所以干脆顺水推舟地回头一块儿自欺欺人得了。
  谁还管它是不是的,反正现在不是了。他感受着喻文州熟悉而轻柔的吻落在眼睑上,这样想。
  那个夏天喻文州再次成功落户B市,并在之后的每一个夏天成为常驻民。他们都不再提起那次莫名其妙的分手,一年的空白没有影响任何默契,相处依旧熟稔而自然,就好像他们一直在一起一样。
  所有的伤口和罅隙都被深埋在不见天日的缄默里。
  后来见面的机会其实还是很少,两场常规赛、全明星、季后赛的兵戎相见,冬休和夏休也不会再总腻在一起。平时的联系仅止于偶尔的几条短信,不过分靠近,不过分疏离。
  喻文州是最好的对手,也是最好的恋人,他可以细心到发现王杰希对于亲密接触的不适,于是在那之后连温柔的适可而止的。
  第八赛季的全明星新秀挑战赛,王杰希从赛场上下来,不再去看身后独自迎接掌声和灯光的少年,这场比赛他机关算尽,实在是有点累了。走到空无一人的场馆通道时他还没来得及舒一口气,就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
  通道里只留了几盏照明的小灯,光线昏暗,他仅能勉强辨认出那人大致的五官轮廓,却已放松下来,安心得有些惫懒。
  谁都没有说话。喻文州走过来,只给了他一个沉默而良久的拥抱。他把头靠在喻文州肩上,轻轻吁了口气。
  这次比赛相让也好,当初为了微草改变打法也好,都不是一种牺牲,只是最好的选择。他从来不指望谁来理解他的用心,但这一刻他知道喻文州会明白。
  归根结底,他们是一样的人。

  退役后的这一年春天B市天气很坏,除了沙尘依旧应约而至以外,倒春寒也反反复复来了好几次,原本已经艳阳高照温度直逼三十,忽然又大风呼啸气温骤降十几度。
  不幸感冒接着就不停感冒的王杰希整个人都不好了。
  于是在喻文州的提议下,他去G市住了半个月。
  喻文州提着一堆粤式点心进门,看见王杰希正在把剖开的芒果沿着杯口剜果肉,嘴里还咬着半个去完皮的,沾了一点果汁在唇角。
  抬头看见他时特别自然地把手里的芒果举起来,一脸你回来的正好的表情,大小眼左眼写着嗟,右眼写着来食。
  喻文州笑起来,放下点心走过去,弯腰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块。芒果的香气奇异地中和了浓郁和清香,他看着王杰希沾着果汁的唇角,没忍住,亲了一下,接着再没忍住,就咬上嘴唇了。
  王杰希一边抽了张面巾纸擦手,一边安然的接受着这个芒果味的亲吻。
  难得绵长的温存。
  电话铃声响起来有些突兀,喻文州看着手机神色微动,最后走到阳台去接。低低的粤语听不分明,王杰希心无旁骛地继续剖他的芒果。
  接完电话回来的喻文州恢复了平常温和的笑意,坐在沙发上打开笔记本说要处理战队的事。
  王杰希被投喂了各种粤式点心之后暖饱困顿,揉着眼睛靠在喻文州身上眯眼打盹。喻文州把输入法切成软键盘,一下一下慢慢地戳,两个人的呼吸和心率靠在一起渐渐同步,安静地融化开一片模糊而温软的声响。
  虽说已经退役了,自己的观察力还不至于退化完了。王杰希在朦胧的睡意里想,喻文州的不动声色里包裹着一点倦重的疲惫,他看见了。
  意识逐渐沉入浅眠,他一时像是陷入了荒诞的离奇梦境,灰蒙蒙的雾气里踩不到实地,隐约有什么东西伸手就能抓住,却会因此彻底踏进广袤昏暗的未知里。
  他犹豫了一下,收回了手,停在原处。
TBC.

我特么写的这都是什么东西,节奏啊节奏要死了orz

说个题外话,为啥一说喻王bgm就是《好心分手》
其实我觉得杨宗纬的《空白格》也挺适合的。
空白格

评论(12)
热度(28)

© 向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