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规中矩,不好不坏

关于

【1H喻王】生日快乐

#黑道paro
#为了肉痛苦地铺垫剧情
#然而剧情还是没头没尾,请自行脑补

    外面在下雨。
    王杰希压着声音喘了口气,卸下力气慢慢地把头靠在墙壁上,听外面潮湿细碎的雨声。
     仓库里的灯早就坏了,灯泡上都结了厚厚一层沾满灰尘的蛛网。天窗里透进来的微弱光线支撑不起整个空间的晦暗,能透过木板缝隙落下来的更只有寥寥几缕,勉强能看见腿上的伤口。
    能看见,却看不清。赭色近黑,在西裤上浸染出一大块深色痕迹,划破的布料纤维和翻开的血肉粘连在一起,模糊一片。
    咸涩的汗水流到眼睛里有些疼,他眨了眨眼费力地想看清到底伤的怎么样,最后只能颓然地闭上眼睛。
    确认不了会不会残,但至少能确认现在是动不了了。
    蓝雨的人大概已经走远了。四周剩下单调纷杂的雨声,王杰希再次尝试着调试通讯器,仍旧是死寂一片。
    真的弄坏了啊,他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现在还完全没有脱出危险的境地,必须要想办法跟微草联系上。
    纽扣状的通讯器在手心里滚来滚去,王杰希忍耐着伤口的疼痛思考联系微草的方式和可能性,忽然就听见通讯器传来一丝丝电流噪音。
    “……士谦?”他低声喊了一声方士谦的名字,却只听那电流噪音断续着出现了不到一分钟,又消失了。
    重新归于沉寂的通讯器像彻底成了一块废铁,怎么摆弄也再没有声音。王杰希无奈地把它别回领口上,尽力在脑海里勾勒从蓝雨逃出来后的路线图。
    这一次真是疏忽大意……不对,也许所谓的疏忽大意也只是喻文州步步铺设出的陷阱。微草这一季的货本该稳拿到手的大头,算是白给蓝雨做了巩固地位的本钱了。
    这都不算,居然还把自己给栽进了蓝雨大当家手里。王杰希闭着眼睛深吸了口凉气,缓解猛然剧烈起来的疼痛,意识清醒地发现自己被喻文州这个人影响太深了。
    不能想他,不能再想他了。
    他们都身处在没有信任和温柔可言的黑暗里,有些情绪不仅多余,而且致命。
    也许只是因为自己太累了,才产生了莫名的错觉,他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可以驱逐干净。空气里都是潮湿的水腥味,弥漫开一股发霉似的气味,王杰希把脸埋进手臂里,在这样的环境里沉入了某种类似于幻觉的浅眠,身体短暂地休眠,大脑皮层却兴奋地像放映幻灯片一样制造着层出不穷的梦境。
    低声谈论的交易,子弹上膛的声音,冷冽修长的刀锋,扣上扳机的摩擦,冰凉刺骨的疼痛,飞溅的温暖的鲜血,忽远忽近的枪声杂乱如雨点,耳畔呼啸的风声和炸响,还有求饶,尖叫,哭泣,嘶吼。
    不知年岁几何,只日复一日。
    好像隐约有什么遥远的温融的香气,红茶?相似却又不是。有人在声线温柔地低语,关于诗集与音乐的内容。带着薄茧的手指抚上来的温度刚好得令人留恋,动作像抚过琴弦的细致,指尖交握只在一霎,下一刻——
    仓库锈蚀的铁门缓缓大开,门轴发出悠长的,让人牙酸的吱呀声。
    王杰希一时间甚至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界限,可他很快清醒过来。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在空旷的仓库里回荡得异常清晰。
    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不紧不慢,从容自若。
    “前辈,你在这里吧。”问句被问成了陈述句,喻文州的语气却还谦和得像是在平日里问候道上前辈。
    刚刚睡了有多久,蓝雨的人怎么会又回来了,喻文州不是该亲自去接货了吗,哪会这么快……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的不太好的原因,王杰希听着喻文州的声音,觉得自己头疼得快要炸开,太阳穴突突猛跳,连冷汗流下来的蜿蜒痕迹都让他几近战栗。
    这个人啊……怎么就是躲不过去。
  “捉迷藏玩儿够了吗?我来接你回去了。”
    雨水顺着伞尖滴落下来,在地面厚重的积尘里留下了一小串水迹。喻文州的皮鞋上也沾着雨水和灰尘,他环视四周,废弃已久的小仓库阴暗湿冷,杂乱堆放着一些陈年腐旧的木头箱子,基本都是可以藏人的大小,之前蓝雨的人都仔细搜查过,并没有找到王杰希的踪迹才作罢离开。
    伞尖轻轻地点了点地面,发出敲击的闷响,王杰希听见喻文州带着笑意的声音:“前辈是觉得趁我不在就能逃跑么?”
  你在我也能跑。因为这个姿势睡一觉确实很难受,全身的酸痛和头痛欲裂让王杰希维持高度紧张都有些艰难,心里更是烦躁地反驳喻文州。
  喻文州在仓库里慢慢走动,像走在博物馆里一样耐心地欣赏墙上的裂纹和霉斑,似乎笃定了王杰希就藏在这个搜查结果为空无一人的仓库:“为什么要走呢?是蓝雨招待不周吗?”
  王杰希难以忍受地揉了揉眉心,心道喻文州这是神经病犯了吗。
  喻文州还在自言自语,忽然声音就冷淡下去,常年附存着的温和笑意被剥离:“听说杰希你受伤了。”
  “腿上的伤可大可小,不及时处理可能会发炎感染……再严重的话,后果你比我清楚,”喻文州看了眼角落里几个小木箱,“你还舍不得微草吧。”
  那几个小木箱都不过半尺见方的大小,不怎么起眼,也没人检查过。
  王杰希根本没听进去他在说什么,头疼得甚至意识都开始昏沉起来。
  他听见头顶传来空空的敲击声,心里凛然了一瞬间,又忽然像綳到极致了一样失去了弹性,松懈下来满心只想着是喻文州吧……是他的话,那睡过去应该也没关系吧……
  移开小木箱后下面的地板是可移动的,喻文州从那个窄小的暗格里把昏睡过去的王杰希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轻轻地吻了一下他滚烫的额头。
  “真是的,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就算是你舍得微草……我也舍不得你啊。”

一辆老爷车

FIN.
群里抽到的室内捉迷藏梗我好像有点跑题。
卡肉卡了四个小时我还真是……orz
虽然我已经呕心沥血了,但是……总之这肉可能很柴

差点忘了圈 @欠言 w

大眼爸爸生日快乐!!!!!!!!
啊啊啊啊啊吾王新的一岁苏力一定更上一层楼!!!!

评论(15)
热度(191)

© 向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