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规中矩,不好不坏

关于

【黄王】叶塞尼亚


#标题并没有什么用
#只是个跟剧情没有什么关系的bgm
#人物ooc严重,剧情跳跃逻辑混乱,感谢组织不杀之恩
#活动题为[主人格杀了人,副人格被警察捡回了家。在一次make love之时,主人格醒来了……]
#警匪paro,完全不了解警队背景所以都是瞎几把扯【心虚
#活动文案点这里

00.
    这几天的B市都暴雨如注,王杰希拎着日用品站在便利店门口撑开伞,一边走一边费劲地腾出手接通了响个不停的电话。

    “喂?喂?诶队长你那边信号不好啊……你看这都什么破天儿,再这么下去B市都该给淹了,G市那边航班延误,那个案子的交接可能有点问题……”

    时近傍晚,暴雨下的天色显出一种半明半昧的晦暗,王杰希拐进居民区后面的一条小巷,外面大马路上的路灯光照不太进来,被划破成块状的光影。他突然停下来,看清楚面前水泥地上躺着一条翻肚白的死金鱼,拖着一道快要被雨水冲淡的血痕,残破的鳞片在光和影分割的那条线上,有种怪异又触目惊心的突兀。

    王杰希皱了皱眉,想着这是谁家孩子的恶作剧,把死金鱼往不远处的垃圾堆踢过去一些,却不经意瞟到那个垃圾桶旁边不太寻常的阴影。

    刘小别那边劈里啪啦打字的声音还在通过听筒传过来:“现有的资料我传了一份给你,方前辈在和那边沟通,队长你……喂?队长你在听吗?”

    有个人靠在那里,已经陷入昏迷,还象是个学生的样子。王杰希皱着眉迅速检查了一下,身上有很多伤,但都不太严重,只有腹部的伤口出血量最大,象是刀伤。

01.
    “蓝雨的案子那么难搞为什么要丢给我们,G市警察都是吃白饭的么……”袁柏清接开水泡面,趁着王杰希不在随口抱怨道。

    刘小别摘掉耳机来抢他的泡面:“诶诶面给我来一口——你说人家是吃白饭的,你自己不是连白饭都没得吃。”

    在沙发上补觉的柳非被他们吵得醒过来,打着哈欠加入话题:“人民警察加班国家是不带补贴夜宵的吗?”

    “还是有的,”副队长许斌安抚他们,“你看王队不就是回家给你们带夜宵去了吗。”

    “我觉得王队是怕他家里捡来的那货饿死了。”正在翻箱倒柜找零食的肖云随口接上一句。

    这件事整个队都知道,王杰希两个月前回家路上捡回来个要死不活的人,好像是被抢劫了,身上什么手机钱包证件都没了,搁医院治了半个月,结果伤是没什么大碍,好么,这家伙还失忆了。

    那种天气,那么偏的巷子,是不指望能抓住劫匪找回证件了。没人认领,只记得一个名字也于事无补。王杰希人好,好吃好喝的把他养在家里,准备完结了手头这个大案,再帮他搞清楚身份。

    “那个叫黄、黄少天的是吧,我跟王队到医院看过他,”刘小别呲溜着面条跟群众八卦,“长得挺机灵的,不知道为什么被抢的时候那么傻,还跟劫匪起冲突,你们是没见着那被打的一身伤看着可惨烈,脑袋还撞出毛病了——”

    被抢了泡面的袁柏清跟他杠:“人家不轻易向恶势力低头,那叫英勇抗争,你还说人家傻,人民警察别当了。”

    “英勇抗争那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啊,再说那一片儿又不归我管能怪我?”

    “得了你们俩别嘴贫了,”许斌笑着打圆场,“队长加班比你们多,还得照顾人,没见他抱怨,你们多给队长分担点儿工作行不行?看人家小高多踏实。”

    一直没说话的高英杰闻言腼腆地笑了笑,看着自己的屏幕却忽然神色一凛:“……蓝雨是不是还有个二把手?”

    蓝雨对外一直是正经国际贸易企业的形象,在明在暗一把手都是喻文州,警方调查过后得到关于蓝雨高层人员的信息里,一直有个人身份不明,看样子象是暗地里活动除喻文州外掌权最大的另一个高层,但一直没有过相关的确切信息。

    刘小别对这个据说身手不凡的神秘高层一直很感兴趣,凑过来看高英杰的屏幕:“就是那个妖刀,夜雨声烦是吧——这代号真中二——他怎么了?”

    高英杰看着自己收到的消息,神情严肃。
    “他好像失踪了,据线报说近两个月来蓝雨的活动都没有他的踪迹,也许是蓝雨内部开始乱了。”

03.
    王杰希进门的时候看见小厨房的灯亮着,断定是黄少天半夜饿了起来觅食,果然没走两步就看见他苦着脸从厨房出来,看见自己的时候又眼睛一亮。
    ……表情变化不要这么丰富啊。

    “王警官啊你可算回来了我跟你说你们家附近所有餐馆的味道跟你做的菜一比那都是学校食堂平均水准,尤其是今天晚上那外卖难吃得要命我就吃了一点,刚刚饿醒了起来发现家里居然还没有零食了,简直是天要亡我幸好你回来了……”

    王杰希被一连串的黄氏废话绕的头晕,连忙把手上的食材提起来给他看:“运气不错,我下午在警局附近买了菜,现在刚好可以给你做夜宵。”

    他在心里对仍旧苦守办公室的队友们感到一丝愧疚,但喂饱话唠是第一要义,否则他可能连门都出不了了。
    王杰希给黄少天做了碗炒面,就开始解决队友们的口粮问题,黄少天在客厅里吃完面看见他还在厨房忙忙碌碌,随口问了句:“你还要做什么?”

    “给小别他们带夜宵。”王杰希开始把食物分盒装好。

    “?????”黄少天站起来往厨房走,“不是,你难道不是回家给我做夜宵顺带睡觉的吗?”

    王杰希白他一眼:“我说黄少,您老人家要吃饭我们警局的兄弟也要吃啊,大家加班到大半夜想吃口热乎的,我这不回来做饭刚巧碰见你起来觅食嘛。”

    “合着我还是被捎带上的?”黄少天一脸不解,“你这都多少天没正经下过班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没有要剥削警察这一条吧?我以为你这大半夜的是回来休息,结果你还得给你那群队友伺候口粮,你当你是人单亲爸爸啊?”

    王杰希给他气乐了:“我都跟你说过了我手头的案子有进展这几天要加班,剥削也是我自己乐意被剥削,我队友跟我一起加班那么辛苦我还不能做点菜犒劳下人家?你不是我队友我都给你做饭呢,难不成你把我当你爸爸?”

    说完又觉得自己废话怎么这么多,一定是这俩月来跟黄少天待久了。

    “这能比吗?你自己算算你这几天跟我待一块儿的时间才多少?五个小时有没有?不对不对,三个小时都没有!王杰希我跟你讲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你懂不懂?维持情侣关系是需要时间相处的你知不知道?你队友饿了让他们自己去吃外卖,你现在回家了你就归我管。”黄少天做了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王杰希却仿佛他在讲段子。

    “维持个鬼的情侣关系,”他一脸莫名其妙地把饭盒装好准备往外走,“谁归你管了,我失去你正好还可以少做一个人的饭。”

    黄少天简直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喂你不是吧你王杰希,那上个周末晚上咱俩睡就白睡了?我那天晚上跟你说什么你听见没?难道那晚我们不是确定关系了吗?你当是我对救命恩人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啊?”

    王杰希脚下一滞,被他说的脸上有点烧,又有点窝火:“以身相许你妹,谁许谁啊?黄少天你白睡了我还要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

    黄少天拿过他手上的饭盒随手搁在旁边的柜子上,凑近过来搂他的腰,特别委屈的抱着不撒手:“什么叫白睡,我现在是你男朋友啊。你不喜欢我吗?不喜欢你为什么不赶我走?还是你觉得那天晚上不舒服?我就是想睡你,想了好久了,睡一次不够,想睡一辈子。”

    王杰希被他抱着,却只觉得自己脑仁生疼,熬夜加班太久有些思绪混乱:“黄少天你别闹,我那天晚上就是喝多了。你赶紧松手,我要出门了。”

    “我不松手,”黄少天把头靠在他颈窝里,声音闷闷的,“你今天晚上能不能不去警局,都几天没和我好好说过话了。”

    我不能好好说话的原因是少爷你话太多了。王杰希在心里翻白眼,软的说不通就来硬的,“不让我出门是吧?行吧我们来过几招,你打得过我再说。”

    其实王杰希也就是嘴上说说,不可能跟黄少天一个刚没活蹦乱跳几天的前伤员动真格的,然而没对上几招他却有些暗自心惊,他本意虽然只是想制住黄少天,但也没道理这么容易就被躲开。

    心下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却不愿去细想,正巧黄少天像是一时反应慢了一拍,被他一个小擒拿按住,还由衷赞许了句:“小伙子身手不错。”

    王杰希松开手去提饭盒:“行了,闹够了我该出门了。”

    黄少天垂着头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没说话,直到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才低声说了句:“你等等,我去拿样东西给你。”转身就往厨房走了。

    听他语气有些不对劲,王杰希还当是他在气刚才比输了,也没太在意,拿好钥匙蹲下身穿鞋,听见身后黄少天的脚步声就随口问了句:“拿了什么?”

    硬质的森冷寒意靠近脖颈,王杰希想要起身的动作一僵。

    “这刀看着用起来还挺利索,”耳畔传来黄少天带着笑意的声音,“所以王警官,你最好不要乱动。”

04.
    窗帘外透进来些蒙蒙的晨光,小出租屋里没有开灯,所有事物都只在黑暗里浮现出一点黯淡的轮廓来。王杰希被自己的手铐铐在窗栏杆焊接的铁条间,黄少天就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光影里只看得清他跷着二郎腿支着下颌的坐姿,伴着手上一下一下晃动钥匙的声音,还有就是他喋喋不休的闲聊。

    单方面的。

    王杰希思考了各种可能,他当警察这么几年得罪的人不算少,无论这是哪一方的报复都不会奇怪,唯一不能解释的,就是黄少天前后的转变。

    即便他还是个废话连篇的话唠,但整个人气质的转变实在太明显了,现在阴狠暴戾的气息是之前的黄少天一点也没有沾染上的。

    还有就是他看王杰希的眼神,陌生到冷淡,象是在看一个初次见面的人。

    一个人前后不过几分钟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黄少天聒噪个不停的声音突然停止了,从王杰希的角度明明看不清他的眼神,却总觉得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逡巡。“王警官啊,你为什么一直不跟我说话?你不是很喜欢我吗?”

    “我觉得我喜欢的人,虽然跟你长得一样,但好像不是你。”王杰希终于开口回话,他觉得自己再不套点话都要怀疑黄少天那几分钟是不是被掉包进来了一个双胞胎兄弟了。

    “这么说其实也对,”黄少天好像笑了起来,“可惜他是听不见了,要不然他一定很高兴,王警官承认喜欢他承认得这么爽利,还能把人分得这么清。”

    王杰希听他说话,好像隐约抓住了一点什么可能性,却又说不太上来。

    黄少天也没等他接话,继续自言自语地絮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可喜欢你了,把你的照片放在枕头下面还粘着便条,警告我不准动你,但其实我在的时候也没怎么遇上你。话说我有点好奇你们之前动手是在干嘛,分上下吗?我知道他上过你,当时半夜我醒了一次,其实我也想试试来着……”

    他忽然起身去了里屋,留王杰希一个人在那里反复回想他刚才说的话,终于得出了一个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最符合现况的结果。

    多重人格障碍。

    敢情自己喜欢上个精神病。王杰希在心里叹了口气,现在出来的这个人格看着还异常不像个好东西,黄少天他可真能。

    还没等王杰希消化完自己得出的结论,就听见黄少天从里屋出来了,语气戏谑:“果然找到了,我就说这家伙贼心不死,东西备得还挺齐全。”

    王杰希还没看清他手里拿着什么,但直觉没有好事,身体往后靠抵在墙壁上,摆出戒备的姿态。

    黄少天停在离他一步开外的地方,年轻英俊的眉眼在熹微光线里镀着一层灰暗的光,乍一看像是石膏人像,可他偏生有一种生动的细微神情,少年意气风发,让人不自觉轻易取信。

照例老爷车,心疼cp越吃越冷的我

fin.

我不管我就是写完了【冷漠脸
没有后续
改文随缘

给小天使们比哈特(。・ω・。)ノ♡ 七夕快乐~
再暗搓搓地加个忘打的tag,黄少生快!我是爱你的!

评论(17)
热度(78)

© 向西 | Powered by LOFTER